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 仙侠AU

(部分人物属性参考了倩女幽魂游戏里的设定,但本人不玩游戏,所以不要苛求了。)



且说青城派自张真人创立门派,三百年以来,降妖除魔,守卫青城,到如今已是天下第一大派,青年才俊汇集门下,到这第三代传人可谓人才辈出,弟子个个身怀绝技。

大弟子丘永侯,中原医药世家传人,自小熟读家传医术药典,十岁行针施药不在话下。可他偏偏拜师鬼医步凌风。鬼医早已不屑救死扶伤,只一心制毒炼丹,收丘永候为徒,便是想着能让徒弟一手负责派中大小医务,自己乐得上山下海去寻剧毒之物。丘永候一边为师兄弟们看病治伤,一边默默为师傅编制毒典——师傅负责制毒,他负责解毒,积年累月,竟也有了厚厚一本,天下之毒,莫不能解。他还有一项爱好,那就是酿酒,特别是拿青城山上新鲜浆果所酿的薄酒,甘甜可口,果香四溢,连山里的猴子都跑来偷酒喝,因此得名“猴子酒”,后来便是掌门待客,也要拿出来炫耀。

二弟子于半珊,神机营将军之子,其师聂秋鹰当年拜访神机营,偶见一稚童以小小弹弓射落百步之外的麻雀,便知他在射术上是可造之材,随收他为徒。聂秋鹰亲传以龙筋为弦“射月弓”,半珊百步穿杨,弯弓射雕,一箭封喉,石破天惊,吓得青城山上没有一只鸟敢飞过,连蚊子都不敢轻易进他的房间。

三弟子肖奈,是众多弟子中最为出类拔萃之人。当朝肖大学士之子,其母为骁骑大将军之女,因此文武双全,六艺精通,尤以琴艺最盛。师从冷月心,得其亲斫一尾魔音琴。此琴琴身为千年柏木,其弦为陨石之铁,所谓魔音,因煞气极重,抚琴之人需清心寡欲,摒除邪念,否则极易为声色所困,走火入魔。便是冷月心制成之后,也不敢常抚。虽说肖奈少年稳重自持,风轻云淡,冷月心在其成年之后才放心相传。肖奈自谱之曲“一笑奈何”,由魔音琴奏出,可令来敌闻风丧胆,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便可使敌肝胆俱裂,痛不欲生。收服魅惑水妖一役,肖奈一人一琴,降妖过百,一战成名。

四弟子郝眉,天下首富郝富贵之子,其母乃扬州第一美女,因在怀胎时梦到峨眉山的金光,便将未出生的孩子定了“眉”的单字,后来生了男孩,见其眉清目秀,就执意不改。郝眉本该子承父业,位列商贾,但从小爱些奇门遁甲,精巧机关,郝老爷虽觉得奇技淫巧不值一提,但无论多复杂的机关,见郝眉竟能无师自通,一一拆解后一一重组,令人称奇。自从郝眉给郝家的宝库装了机关之后,再无贼可破。郝老爷无奈,但为了投其所好,走南闯北也不忘收集天下奇珍异宝,供儿子玩耍。入青城派后,郝眉拜一代名匠檀无心为师,拜师不到三年,以举世难得的玄铁造偃甲一副,配上纯金麒麟臂。初战便操控傀儡一举拿下百年道行的树妖,世人才得见其无双威力。

是年,赵掌门六十大寿将至,青城派上下都忙着筹备寿宴,山门得换新匾牌,大殿内外都打扫装点,连满山的花草树木都沾光了,显得格外精神。一切都打点一新后,也到了派发寿宴请柬的时候。

赵掌门召集弟子,宣布除了大弟子丘永侯留守——其实是让他多多酿酒——其他弟子都必须出门送寿宴的请柬。说是送帖,却不用飞鸽,也是赵掌门夜观天象,见星云异位,正是妖魔鬼怪出洞之时,便寻思此番派为弟子下山送帖,一来历练这些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字辈,二来也能探探各处孽障是否开始成气候。于是交代众人:此次下山,只为送帖,如遇妖魔,要量力而为,必先千里传音报告各自师傅,万万不得冒进;务必要在寿宴前一个月赶回青城山;另,行前设宴,让大家吃饱喝足再出门。

领命的弟子们倒是不嫌辛苦,毕竟平日都在山上起早贪黑的练功,本来就难得下山一回,这次不仅是下山,还有机会到各大门派去逛逛,至于沿途还能杀杀妖,打打怪,更是不亦乐乎,于是都欢喜地回屋收拾行装。

肖奈走水路去江城青山矶贝将军家,于半珊南下去丐帮总舵,而郝眉则要前往西北天山派。郝眉把偃甲和麒麟臂放进特制的寒铁匣子,匣子设好了法术,庞大沉重的装备竟能自动缩小,塞进拳头大小的匣子,拿起来也一点不重。虽说只是夏末秋初,可是要去西北,风寒乍起,郝眉发愁得带多少衣服才够。可惜匣子只能装装备,不能装衣服——郝眉叹了口气,忽然想起来前不久用黑晶石做好手掌高的小傀儡,把它也带上,以它的承重力还能给我抬行李。于是把小傀儡也放进了匣子里。

郝眉收拾好后,发现光衣服就一大包,娘亲过年亲手给缝的貂裘要不要带上呢?再看看肖奈和半珊的简单的行囊,郝眉就气不到一处来:“凭什么你们不是去就能去花红柳绿的南方?我却要跑到大漠去吃沙子?”半珊便逗他:“眉哥,你怎么时候开始惦记花红柳绿了?”郝眉说:“我为什么不能惦记花红柳绿?掌门就是偏心!”

半珊和肖奈对视了一眼后说:“要说花红柳绿,西北是没有,但这西域的妖姬可都是美艳非常呀,腰肢扭起来,眉哥你可耐得住?掌门让你去长长眼,怎么就偏心了?我去丐帮,一个个长得还没你眉哥好看呢。再说老三,贝将军家千金可是出了名的丑女,到现在都没嫁出去,老三这副模样的送上门去,怕是凶多吉少呀。”肖奈挑眉看了半珊一眼:“那换你这个模样的去可好?”半珊赶忙说道:“别别别,还是你去吧,听说贝将军家的女儿那也是武艺高强,双刀舞起来无比彪悍,就你还能打出来将军府,我的话怕是有去无回了。”郝眉听完也是心里舒服多了。三人收拾妥当,便一同往大殿参加临行宴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