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二&三



话说宴席上难得猴子酒管够,大家便放开了喝,丘大师兄看了甚是心疼,想着这些兔崽子赶紧滚出山去。酒过三巡,大殿之上气氛也渐渐活络起来。赵掌门眼看膝下弟子们喝酒玩笑,好不热闹,心中甚慰。忽然之间,仰天望星,却悲从心来,想起小师弟当时也是这般年纪,英姿飒爽,却早早离世。

赵掌门心中所念,便是第二代弟子中排行最小的卓断水,身为刀客,年纪轻轻,却最喜观星望月,日久天长,竟窥得天机,自创的摘星刀法——“一刃西来破碧空,流光电照耀天穹”。自此,摘星刀一出,必天地失色,狼哭鬼嚎。当年,卓断水作为青城派前锋,千里驰援被魔障困于大漠月牙湾中的柯元帅一家。不料在破障之时,被魔力反噬,直击命门,卓断水被打得魂飞魄散,灰飞烟灭。待青城众人赶来之时,柯元帅全家无一活口,血肉模糊,惨状非常,一片绿洲月牙湾便成了无人敢近的禁地。茫茫大漠,飞沙走石,摘星刀不知所踪,摘星刀法从此失传。

时过境迁,当年魔障是谁人设下无从知晓,成了一宗悬案。但其威力竟能将卓断水化为乌有,逼出赵掌门用过半修为施以招魂之术都无果而终。但镇守西北的柯家军因失主帅,从此遭到重创,一蹶不振,西北边境亦是从此动荡不安,兵祸横生,路匪马贼出没,鬼魅妖怪也趋之若鹜,自大汉以降丝绸之路也不复当年繁华。之后,天山派苦苦支撑,无奈寡不敌众,只能韬光养晦。青城派痛失卓断水后,也因山高路远,鞭长莫及。如今青城派势力空前壮大,天山派也有复兴之势。此次请天山派长老前来赴宴,赵掌门也望能与之共同商议,肃清西北一路污秽。

赵掌门想到此次前去西北正是郝眉,看向殿中徒儿,一张可爱的娃娃脸,几杯下肚便面若桃花,正被师兄弟们调戏。此人天赋异禀,能轻易控制傀儡,震动山河,是三百年来难得的偃师。赵掌门不禁感慨机缘造化,若非是天下首富之子,谁又能一掷千金地收集天下珍稀材料。不说别的,光是那玩偶般大小的黑晶石傀儡,也是价值连城的,法力无边的。当年若是有此宝物来破阵,卓师弟如今也能坐于殿上,享这桃李之福。而郝眉却将做傀儡剩下的边角料随手给了同屋住的师兄弟,丘永候用末子做了药引,于半珊抢了块大点的做了箭头,便是肖奈也拿了七粒碎晶镶于魔音琴上。

寻思了片刻,赵掌门吩咐座下檀无心,郝眉出门前,他师徒二人来他房中,另有交代。次日,郝眉一觉醒来,只觉得神清气爽,还好猴子酒不上头,但昨夜贪杯,还是有些失态了,肖奈他醉了也不敢动,就抱着半珊唱家乡小曲,一早醒来便被半珊嘲笑说他美人春心,之前都不知道淫词艳曲竟能唱得如此之好。郝眉好容易和半珊吵完,但忍不住偷偷又灌了一壶猴子酒,想着此去西北途中喝点解闷。灌好了酒,装好了干粮,刚跟丘永候讨了些以备不时之需的草药,郝眉便被师傅召去,一同去了掌门房中。

赵掌门正伏案堂中,见两人前来,停笔示意师徒坐下,看着郝眉问到:“眉儿,此次出门可都准备妥当了?”郝眉俯首回到:“谢掌门关心,行装都以备好,一定不辱使命。”赵掌门点头,缓缓说道:“眉儿,西北之行,为师有一事相求。”郝眉一惊,便望向师傅。檀无心猜到掌门用意,便说到:“掌门师兄,此乃郝眉分内之事,你这样说会让眉儿惶恐。”郝眉一脸迷茫,听不懂掌门和师父的暗语。掌门叹了口气:“眉儿,你可知道当年月牙湾柯元帅一家与卓师叔遇难一事?”郝眉忙点头,虽然事发之时他才八岁,初入青城派,但当时全派上下无比悲恸,大家都不愿多提,但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事情的经过。掌门接着说:“西北千里迢迢,纵是御剑,也需好几日。十年来,我虽时时惦记故人,但派中事务繁多,我也不愿再踏伤心地。你此次前去天山派,月牙湾是必经之路,可否代为师祭奠故人?”

郝眉听掌门话中难掩悲伤,便起身抱拳,郑重说道:“掌门请放心,柯元帅与卓师叔,虽未曾见过,但也是弟子敬重的前辈。此次一定前往拜祭。” 檀无心说道:“眉儿,此去本就凶险,月牙湾也是阴气汇集之地,你万万多加小心。你虽通晓奇门遁甲之术,但涉世未深,切记不可轻信陌生人。那黑晶傀儡,你睡觉时记得设好结界,让它为你守着。”郝眉站直,点头示意明白。这时,掌门拿出一块用红绳系着的铁牌,说:“此乃你卓师叔锻造摘星刀时所剩的玄铁。眉儿你带上,我当年在月牙湾的一株胡杨树上刻了卓师叔的名字,你就将此埋于树下,以慰故人吧。”郝眉双手接过,挂于胸前。

从掌门房中出来,郝眉别过师傅,回屋发现师兄弟们都已出发,赶紧拿了匣子挂在腰上,背起行囊,便御剑出发了。郝眉一路从葱郁的青城山,飞过秦岭,看脚下从青山绿水,渐渐变成了草木稀疏,直至黄土黄沙。郝眉从没独自远行过,一开始,还沉浸在出远门的激动心情中,可还不到晌午,但看景色渐渐荒芜,心中也难免寂寞。平日与师兄弟们一起厮闹,虽说大家都喜欢欺负他,但从没有孤单的时候。如今,一人在空中御剑而行,头顶晃晃明日,脚下腾云飞过。但茫茫大漠,一日之内别说人了,连个鬼都没见到。这般滋味,郝眉从没尝到过的。

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镇,眼看也临近傍晚,郝眉便决定停下过夜,便按下云头,落在镇外,步行入镇。这个时候,也有商队在镇上停留,但人却不多,郝眉轻易找了家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客栈留宿。第一次长途御剑,郝眉确实有些吃不消,连饭菜都让小二端到屋里吃,吃完后设好结界便睡。一连三日,都是如此,白日御剑飞行,晚上找个地方歇脚,从不曾出屋。

但此次西行,最让郝眉惊喜的是一路的吃食,原以为西北荒芜之地,饭菜必然粗糙。但郝眉发现西北的牛羊肉极为鲜美,无论是烤制或者手抓,毫无腥膻,还有凉皮和种种面食,口渴之时再来一杯杏皮水,清凉爽口,解乏消渴。有好吃的东西,成了郝眉每日最大的安慰。





到了第四日,郝眉掐指一算,今日下午也该快到月牙湾了吧。果然,刚过晌午,便远远看到了挺大的镇子,往来的商队也多于之前的小镇,街上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郝眉心中一喜,几日下来终于寻回了点人气。入镇之后,郝眉发现找家客栈却不容易,找了好几家都是客满,终于走到了一家在主街边上的悦来客栈。

当掌柜说还剩一个房间时,郝眉松了口气,幸好不用露宿街头了。但还没高兴多久,郝眉立即感受到了身后满满的妖气。刚才太着急,来不及注意,加上这几日下来都平安无事,郝眉自然放低了警惕。此时他吓得全身寒毛直立,觉得自己进了妖窝,右手扣上在腰间的匣子,随时准备应战。郝眉紧张地环视客栈,发现大堂中一片祥和,哪哪都是人和妖同桌吃饭喝酒,有些妖醉得原型毕露了,旁边的人也不以为意,照样吃喝嬉笑。

郝眉好不困惑,怎么西北之地,人与妖如此和谐?注意到了他一脸错愕,掌柜不禁笑道:“这位少侠,第一次到月牙镇来吧?”郝眉偏过身去看掌柜的,问到:“掌柜,这,是什么情况……”掌柜说:“看你就是第一次来,我在这开客栈,也快十年了,十年前附近的月牙湾有场浩劫,殃及了好多人,所以原来镇上的人能跑的都吓跑了,这镇子都快空了。我当时徒便宜,就低价盘下了这家客栈,毕竟这是四方往来商队的必经之路,想绕得绕好远的路,情况总会好起来的。结果,没几年大家都开始淡忘了那场祸事,镇子又热闹了起来。我刚来时,也不这样,妖还是会害人的,但七年前忽然出现了个黑衣刀客,专门在镇上抓妖。妖怪第一次被抓到,他都不杀,给妖打个标记后放走,警告不能伤人。但若被第二次抓到害人,格杀勿论。几年下来,没有一个妖被错杀,也没有一个妖被漏掉。想灭掉他的妖怪,都被他灭掉了。于是,妖们就不敢在月牙镇害人了。只要妖老实,人也没什么好怕的,大家久而久之都习惯了。这几年太太平平的,那黑衣刀客便再没出现过。”

郝眉听完觉得不可思议,天下竟还有这等事情,回去跟师傅和师兄弟们说,他们肯定不信。虽然浓浓的妖气让他如坐针毡,浑身不舒服,但也没办法,附近几百里都没有镇子了,不住也得住。郝眉进屋放好行李,喝了口水,寻思着时候尚早,不如出门逛逛,探探镇上的情况。他也不忘掌门的嘱咐,心想着得把拜祭用品备齐了,随便打听如何去月牙湾。

郝眉出门了,发现掌柜说得没错,镇上果然是人妖和睦共处。主街上甚是拥挤,往来的驼队是金发碧眼的波斯商团,沿街的小贩大呼小叫,兜售各种新奇玩意,其中居然有些妖在摆摊,卖些古怪的器具和丹药。郝眉看着十分新奇,仔细看看妖们卖的东西,竟也有不错的材料,忍不住上前摆弄。在和蛇妖小贩激烈地讨价还价之时,郝眉差点忘了他在和妖做买卖,让师父知道的话,估计会气死。买到了几种材料,郝眉心满意足离开。忽然闻到前方一股浓浓的脂粉香,中间还夹杂着骚味。抬头一看是春满楼,除了腰肢纤细、带着面纱的西域美女,他还看到好几个狐妖拖着大大的尾巴在门口招徕客人,想起半珊说的“美艳胡姬”,他绝对想不到这里还有美艳狐姬……许是他站在门口太久,便有狐妖飞了一个媚眼给他,吓得他赶紧走开,心想怎么有人这么重口,这么大的味儿都不嫌骚。

就在郝眉购置祭拜用品时,忽然有人抢过他的钱袋,转身飞跑。郝眉一愣,翻了个白眼,感叹这镇子上,不用防妖,倒要防人。眼见小偷在人群中轻车熟路地越跑越远,郝眉被人挤得根本无从前进,大喊了几声抓贼也无用,情急之下便打开匣子,唤出黑晶小傀儡,操控着它越过人山人海的头顶,直击小偷的后脑勺。只听远处小偷惨叫了一声,便应声倒下,摔了个狗啃泥。小偷正想起身继续跑,只觉得背上压下了千斤之力,让他连气都喘不上来。街上所有人和妖都看向了小偷,只见他背上立着个闪闪发亮的黑晶玩偶,人却被压得面红耳赤,动弹不得。郝眉悠哉悠哉地穿过人群走向他,蹲下身来又给小偷脑袋打了一下,笑嘻嘻地说:“让你偷我的钱袋!小爷我的东西也是你随便偷的!”“大爷饶命,是我冒犯了大爷,求大爷饶我一命,我要断气了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小偷话没说完,一直在喘气。

郝眉看他确实喘不上气,于是拿回了自己的钱袋,也收回了小傀儡。小偷这才长吸了一口气,然后猛烈地咳嗽起来,久久都不能平复。此时,围观的人群和妖群中开始议论纷纷。郝眉见那小偷衣着褴褛,观其面色,听起咳嗽,似有隐疾,便抓起他的手腕把起脉来。虽说他不是大师兄那般的神医,但还是能诊出些端倪来,不禁觉得自己刚才下手太重,有些过意不去。他等小偷咳嗽渐缓,从钱袋里掏出了些碎银子,递与小偷:“你肺中似有积尘,拿着这钱去医馆好好看看,但治好病后不可再行偷窃,不然小爷我下次经过此地,定不会放过你!”小偷愣住,看了一眼郝眉,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银子,犹豫了一下接了过去,起身给郝眉磕了个头,便离开了。

围观群众也渐渐散去,郝眉收好钱袋,拍拍身上的尘土,忽然感觉背后有目光在注视他,一转身,便撞到一个坚实的胸膛上,差点被弹了出去。正想骂出声来,抬眼看到一副剑眉星目,忽然觉得眼都花了。在他尚未缓过神之际,那人倒先开口了:“你刚才买的东西。”说完递过一袋祭拜用品。郝眉这才想起来,刚才忙着抓贼,买好的东西都忘拿了。“谢谢大哥!”郝眉接过东西,笑着对那人说。那人似乎也楞了一下,看了看郝眉,嘴角动了一下,只“嗯”了一声,转身便走了。郝眉看着那人一袭黑衣的背影,心里嘟囔着:“他刚才是看了我胸部一眼吗?”低头看看自己,发现红绳系着的玄铁片不知道什么跑到衣服外面了,他赶忙塞好。“挂一片玄铁是挺稀奇的吧。”他心想。

今天要去思密达玩耍了,在飞机上好好想想怎么把两个人凑在一起~停更几日哈


评论(6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