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四

一天下来,又是置办物品又是当街抓贼的,郝眉也是又累又饿,赶紧回客栈,又到了一天的吃饭时间,郝眉还是很开心的,也不回房间了,直接一屁股坐在大堂的空桌上招呼小二点菜。西北虽说牛羊肉鲜美,只是这几日吃下来,但菜式太少,吃来吃去都是一样,不禁有些腻味了。不过毕竟是在大镇子里,客栈的菜式比较丰富,郝眉难得点了几样偏素的家常菜,想换换口味。

待菜端上来,郝眉大喜,没想到这家客栈家常菜居然色香味俱全,虽是素菜为主,但美味爽口,让人胃口大开。郝眉确实饿了,一会的功夫就把所有菜一扫而空。吃完饭,他幸福地摸着自己的肚子,心想这会再喝点猴子酒就好了,可惜这会放在屋里了。想到酒,他记起祭拜是不是也要备些酒,让他拿千里迢迢带着的猴子酒去洒黄沙里,他说什么都不舍得。于是他招呼小二,给他打一小罐子酒来。店里正是忙的时候,小二半日也不见打酒过来。郝眉等不住,便去柜台找掌柜拿了个小罐子,他去后厨自己去打。

摸进了后厨,郝眉正在张望酒坛子的所在,看到灶上炒菜的黑衣背影甚是眼熟,翻炒的手法无比娴熟,炒锅中的菜香味四溢,明明刚刚吃饱的郝眉咽了咽口水,觉得自己竟又饿了。只见厨师炒好了一道菜,装盘妥当,转过身来欲端到前窗,便看到郝眉手拿着个小罐子,眼巴巴地盯着他手中的菜。郝眉见人把菜端到了跟前,端菜的手指纤长有力,指节分明,甚是好看,于是抬眼看向了手的主人。

“是你呀!”郝眉一看还真是白天还他东西的人。“我还以为你是那家店的伙计呢,想着去店里找你呢!”

那人先是楞了楞,嘴角微微一弯,问到:“你找我做甚?”“当然是去谢谢你啦!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的!谢谢你了,大……”郝眉顿了顿:“对了,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?我叫郝眉,峨眉山的眉!”那人的眼神忽然变得深不见底,本来严肃的表情变得更加僵硬,偏过头去,淡淡地回了一句:“我只是个厨子,烧菜的。”

“对对对,你烧的菜真是太好吃了!我这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!你太厉害了!”郝眉兴奋地说。

那人转过脸来,见他一脸高兴,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后,道:“我叫陈星。”“陈星?星辰?好名字呀!”郝眉问到了那人名字,笑得一脸灿烂。

“你是来打酒的?”陈星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小罐子。“对对对,你能告诉我酒坛子在哪儿吗?”“你等会。”陈星将菜端到前窗,接过郝眉手上的罐子,走到几个大酒缸前,问:“葡萄酒可以吗?”郝眉一听,高兴极了:“可以可以!我都忘了,西北盛产葡萄酒,我得尝尝!”陈星便打开酒缸的盖子,打了满满一罐,盖好之后递于郝眉。

郝眉接过罐子,另一只手扶上了陈星的胳膊:“陈星陈星,能给我烧个下酒的菜吗?晚上没吃到肉,我又有点饿了。”“嗯。”陈星看了一眼身上那人的手,便转身回了灶台。

郝眉坐回大堂,叫小二拿来了杯子,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酒液赤红,芳香撩人,口感甘美爽滑,果然是西域佳品,与猴子酒相比,别具风味。不等下酒菜上来,郝眉连喝三杯,就开始有点飘飘欲仙了。

“公子,买点香料吧。”这时一个狐媚的声音飘来。郝眉惺忪之间,看到一个带着面纱的胡姬扭着纤腰,端着个摆满香料的盘子靠到他桌旁。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,让郝眉有点想吐。“公子,我这的香料都是上等的好货,走过路过也不能错过呀。”胡姬靠得是愈发的近了,香味也更加熏人,郝眉皱了皱眉头,想让胡姬离他远一点,不然他就真吐了。可他看向胡姬的双眼时,忽然觉得一阵眩晕,五识都像是被罩在了那香气形成的阵中,周遭都变得模模糊糊,感觉都不太真切。手却不听使唤,伸向了怀中的钱袋。

这时陈星忽然插进郝眉与胡姬之间,把菜端上桌子,回头瞪了一眼胡姬,吓得胡姬赶紧退下。郝眉正在掏钱袋,那股香气忽然就消散了,五识渐渐恢复清明,但还是头昏脑涨,他感觉撑不住脑袋,便倒向了一边。说时迟,那时快,陈星用宽厚的手掌托住了他的脸颊,轻轻地扶正了他沉沉的脑袋。但看郝眉此时面颊嫣红,艳若桃花,双唇上还有葡萄酒的痕迹,犹如点绛,许是看清了陈星,还冲着他粲然一笑。陈星手指托着他的下巴,忽然感觉口干舌燥。

“陈星……”听到郝眉叫他,陈星马上抽回了手。“你的下酒菜好香呀……”郝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当是葡萄酒上头快,散得也快,一闻到菜香,他便又精神了起来。“那你吃吧。”陈星正欲转身离开,郝眉喊住他:“陈星,你若不忙的话,坐下来一起吃吧。”陈星环看四周,见店中客人所剩无几了,便点头坐下。

让小二添了碗筷酒杯,二人便边喝边聊。其实主要还是郝眉一个劲地夸陈星的菜做得好,然后一直说今日在市集上的见闻。陈星一边听着郝眉兴致勃勃地描述,一边琢磨这刚才那一幕。那只大胆的狐妖,为了卖点香料,都要用上媚术了吗?还好只是为了图财,要不然就不会轻易放过她了。饶是如此,陈星还是觉得大有可疑,果然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就在二人喝酒聊天之际,大堂的阴暗角落里,聚集几个小妖,正虎视眈眈地望向他们。

狐妖媚笑着说:“那小子,真是细皮嫩肉的,看起来这儿的饭菜可口多了。早知道,我就劫色了。”

“劫色能轮得到你嘛?你也不看看那个厨子眼神,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了。”旁边的猫妖说,“不过此人倒不简单呀,居然能轻易破了你的媚术。”

狐妖哼了一声:“原来只知道这儿的菜不错,竟然厨子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原来要对付个偃师就罢了,如今还多了个不知道底细的家伙。不过这个偃师估计也不算厉害,他年纪轻轻,毫无防备,所使的傀儡又如此之小,应该还不成气候。”

“傀儡虽小,但却是珍稀的黑晶石所制,即使他法力不够深厚,但黑晶本身也足够强大。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呀。说来奇怪,如今天下偃师虽不少,厉害的不过就是青城派的檀无心和他的徒弟。但青城派离这里山高路远,青城派弟子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荒芜之地?这个偃师也是来路不明啊。”

一直沉默的蛇妖说:“说了半天,今晚我们还动手吗?先下手为强呀,惦记他那宝贝的可不止我们几个。今晚估计这客栈得热闹了,镇上的贼都会下手。我们可不能让嘴边的肉被别人叼走呀。”

狐妖说:“对,我们姐妹三人若能拿到那黑晶,能抵过一百年的修为都不止。今晚一定要下手!”

“也罢,我们静观其变,入夜之后我先去探探。”猫妖望向酒桌上的二人,眼中寒光闪过。

情况正如蛇妖所料,眼下客栈内外,都布满心怀不轨的人和妖,暗中观察着郝眉的一举一动。

且说郝眉与陈星,已将那一小罐葡萄酒尽数喝完。郝眉好几日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,虽然陈星话不多,但确实极好的听众。“我跟你说,那蛇妖论起价来,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我可是从小跟着爹爹做生意的。不过呢,她肯定是看在我英俊潇洒的份上,才给我便宜的!”郝眉眉飞色舞地说。

“嗯。”陈星点了点头,嘴角似乎笑了一下。

“啊?你刚说是说‘嗯’吗?”郝眉不可思议地问,要是他师兄弟听到他这些自夸的话,肯定把他往死里损。

“嗯。”陈星更加坚定地点了一下头。

郝眉觉得自己脸更烫了,不敢看陈星,伸手去倒酒,却发现罐子已空。“诶呀,酒都喝完了。要不我们早点歇着吧,我明天一早还要去月牙湾呢。”

“月牙湾?”陈星一下子转过头来看他。

“对啊,我奉命要去那里拜祭故人。陈星,你说来这十年了,肯定熟悉地形,能给我指指路吗?”

“那里很危险的。”陈星转过头去,并不看他。

“没关系,我不怕。我是一定要去的。”

“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

“真的?太好了!我终于有个伴了。那我先回房了,明天早上见。”说完,便起身走了。

陈星未动,坐在桌上,眼角那人的衣角消失不见了,才抬头望向那人走向的方向,不知为何,心里反复念着那句“我终于有个伴了”。

评论(10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