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五 仙侠AU



许是喝了些葡萄酒,结界内的郝眉一夜睡得格外香甜,浑然不知道他屋外一夜的轰轰烈烈。

各路人马在入夜之后都蠢蠢欲动,把客栈挤得满满当当,人人妖妖都心知肚明,但是看这情况大家也都面面相觑,按兵不动,但个个心里又难耐无比。

今日市集上,那黑晶傀儡光芒四射地出现,明眼的人和妖一看就知道是个罕见的宝贝。虽然这丝绸之路上的商队也常常带着新奇的物件走动,但这黑晶却是举世少有的,况且一看居然主人是个不知世事的少年偃师,大庭广众操纵傀儡只为了抓贼,真是杀鸡用牛刀。这让围观的人妖们不得不起贼心,虽说大家都没忘了镇上的规矩,但黑衣刀客已经销声匿迹多年,且只要不伤人,抢宝贝这种事情那个黑衣刀客可是从来没有管过的。

客栈掌柜也是消息灵通,且十分知趣,吩咐小二只要这些贼人不随走店里的东西,其他一概不管。

猫妖一伙算是来得早的,白天就一路尾随郝眉回了客栈,偷偷地监视,此刻她们姐妹三人已潜入了郝眉隔壁的房间,打晕了住在里面的可怜波斯商人,便开始谋划。

“那小子今晚还喝了酒,现在肯定睡沉了,我们赶紧动手吧。”蛇妖说。

“我潜入他房间去探探,你们给我把风。”猫妖推窗跳了出去。待跳到屋檐上,摸到郝眉房间的位置,她发现房间的窗户竟是大敞着,心中暗喜,想着这小子如此掉以轻心,不下手真是对不起他。她探头往屋内看,发现郝眉睡得四仰八叉的,貌似嘴角都带着笑,但是仔细一看,他床的四周似有一圈荧光,往床沿下看,正是黑晶傀儡发出的。

“莫非是结界?”她随手拿起一块瓦片,正要往床上扔,探探究竟,刚抬起手来,忽然肩膀被人猛地向后一拉,她便向下倒去,心中大惊,差点叫出声来。谅她是个猫妖,在找到平衡之前,就被一道黑影踢下了屋檐。她腹中吃疼,难以掌控落地时的平衡,于是重重地落地时,还是惨叫了出来,马上就痛晕了过去。但她这一动静,让客栈里的人(妖)马都一惊。

“靠,有人先动手了!”

“兄弟们,赶紧上!”

等候多时的贼群争先恐后地操起家伙,都要往楼上冲,无奈数量纵多,人挤妖,妖挤人,根本无从前进。这时,拥挤的人妖群中,有人大叫了一声“啊!居然偷袭老子!是谁?给我站出来!”那人摸了摸肿起来的后脑勺,气急之下,抡起刀就向旁边的人砍过去。旁边的人见一刀过来,马上抽剑挡着。“靠,你发什么神经!谁偷袭你了!”二人一言不合就开打。这下引得贼群间相互厮打起来,好不热闹,到后来谁都顾不上抢宝贝的事情。

楼上,一道黑影从窗户悄无声息地翻入了郝眉的房间,又轻轻地把窗户关上了。听着楼下的打斗声,黑布下面的嘴角不由一笑。

入夜他就一直守在屋檐上,在黑暗的掩护下观察着郝眉房间的周遭。刚才猫妖甫一出窗转身之际,他就进屋先把里面把风的狐妖和蛇妖先打晕,然后迅速出来把收拾猫妖。确定猫妖晕过去后,他潜入了客栈大堂,在人妖们争先恐后之际,用暗器瞄准了其中一个看起来就脾气暴躁的家伙。往下的事情的发展如他所料,不用他再动手,贼人们就相互掐了起来。

他再看看床上那个睡得昏天黑地的家伙,在结界荧光中,那张脸显得无比的莹润。他心中又是一动,想着以后不能让他多沾酒了。心动的感觉对他来说很陌生,好像有阳光撒到冰川上,外层的坚硬慢慢地消散。这种感觉,最近两天,真是太多,多得有点危险,他却无法控制自己。但是以后,真的还有以后吗?这个人只是一个过客,终究还是要离开的。想到这,他不知不觉地靠近结界的外围,想看仔细那张睡颜。这时,背后的刀却又开始颤动。

从昨天起,他的刀就莫名其妙地开始颤动,开始他还以为是有大敌来临,但又感觉不到刀上的杀气波动。到了今天下午,刀的异动越来越频繁,而且隐约有种牵引的力量离刀越来越近。今日他在后厨准备晚上的材料,感觉到他藏在柴堆里的刀一阵大动,震得柴堆都塌了。他赶紧把刀抽出来,感觉刀被什么东西牵引着,他就拿上刀,静下心来,随着那股力量而动。他走向了大堂,刀便在他手上动得越发欢快了,他手都被震麻了。这时,刀停止了震动,慢慢指向了大堂中的一个背影。那个背影正在跟掌柜说话,看不到脸,但一袭青衫格外飘逸,远远低听声音甚至有点奶声奶气的。他心中疑惑,此人看着就像远道而来,他和刀有什么关系呢?

“谢谢掌柜的!”他听见那人开心地说道,然后看到那个肩膀猛地一僵,立马转过身来。他赶紧偏身闪进旁边的墙后,以为被发现了。后来,听到掌柜和那人一通说道,他才松了口气。此人定有古怪。虽然感觉不是敌人,却给他一种说不上的感觉。所以他决定暗中监视。搞清楚了那人的房间,跟着他出了客栈,看着他兴致勃勃地跟蛇妖讨价还价,看着他在春满楼前盯着狐姬发呆。发现那人去买香烛纸钱时,他心中疑惑更甚。但忽然那人居然被小贼抢了钱袋,他正在想要不要动手,只见那人居然唤出了傀儡一击制贼,惹得所有人都为之侧目。他一路跟得很远,都是看着那人的背影,看不甚清他的脸庞。于是,趁货店老板看热闹时,悄悄拿走了那人买的东西,不动声色地挤到了那人身后。

见着那人不仅放走了偷东西的贼人,居然还主动给了钱让贼人去看病。这个人给他太多的意外,太多的困惑。看那人拍拍衣服正要走,他犹豫了一下,正想伸手去拍拍那人的肩膀,这时那人却忽而转过身来,撞到了他的胸口。只见那人被撞得后退了一步,猛地看起头来看他。那一眼,让他感觉有如闪电击中,又如一阵春风拂过。一张清俊非常的脸,那双望着他的黑眸有如星辰。有一瞬间,他似乎忘了他站在拥挤的街头,忘记了身周往来的人群,只看到那张脸。那瞬息之后,他定了定神,伸手向那人递过东西,说:“你刚才买的东西。”那人的脸一下子灿烂了起来,他都要被那人的笑容晃得睁不开眼了,不禁稍稍低头,不去看那人的眼,这才发现那人胸前有红绳系着一块玄铁。忽然之间,他明白了刀的异动何来。后来,他匆匆离去,在转身的瞬间,他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得格外的快。

回到客栈,那人居然来厨房打酒,凭着一面之缘认出了他,告诉他他叫郝眉。陈星觉得一日之内,他那颗心的躁动实在是太多了,好像是沉寂了十年之后,心房出现了一道裂缝,所有情绪都一涌而出。陈星以为自己早就死心认命,但偏偏这个人出现了。他为何而来,何时离去,陈星都无从知晓。只是他让他陪着喝酒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走开。

至少今夜,要护住这个傻傻的家伙。陈星握紧了拳头,忽然屋檐之上有声响,他马上警觉起来:还是有不死心的家伙上来了。他不舍地转身,回头看看郝眉,心想有结界在应该不会有事,但外面的杂碎还是需要收拾的。于是陈星开窗,那一瞬间,一股泥沙味扑面而来,他皱了皱眉头,知是有异,翻身出窗,关紧了窗户,飞身上了屋顶。


作者的碎碎念:发现看文的人越来越少,作者不开心,蓝受,香菇…但是,自己挖的坑,累成狗也要填完。这几天会勤写的!

评论(13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