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七 仙侠AU


看着陈星进了厨房,郝眉才回过神来,含住了刚才陈星碰到的指尖,心想上面的肉汁味道真好。于是低头吃肉,口感鲜嫩多汁,就像刚才那人的嘴唇……郝眉觉得自己真是疯了,怎么能有这般肖想。可是刚才陈星看自己的眼神,感觉他好像很饿的样子。

“还是等陈星来再一起吃吧。”于是郝眉停下来,正要准备把碟子放一边,低头发现有个细长的影子正向他靠近,他心头一紧,定睛一看影子的形状,竟是一个蛇头!那蛇一路在沙地上蜿蜒前行,毫无声息。郝眉心想会不会是毒蛇,可是正要起身,发现因为盘腿太久,脚坐麻了,便知不妙。那蛇影越靠越近,郝眉轻轻地把盘子放下,右手伸向了腰间的小匣子……

这时,只听“嗖”的一声,一根烤肉的铁钎飞了过来,插进了郝眉旁边的沙里。

“小心身后!”陈星大喊了一声。郝眉马上转身,发现那蛇已经逃之夭夭,窜进了墙缝里。

陈星跑过来,扶着他的肩膀说:“你没事吧?”

郝眉不好意思地看着陈星说:“没事……就是脚麻了,动不了……”

陈星紧缩的眉头这才松了下来,随后马上了松开手,查看了一下四周。

“你烤的肉太香了,把蛇都引出来了。”郝眉笑着说。他想起了猴子酒,顿时觉得有点好笑。

“不是为了肉。”陈星定了下来,严肃地说。

“啊?不是为了肉,那是为了什么?”郝眉不解地问。

陈星犹豫了一下,觉得事已至此,还得告诉他真相:“你的黑晶傀儡。”

“蛇怎么会要我的傀儡?”郝眉更加困惑。

“那是蛇妖,冲着黑晶来的。虽然化了原形,但还是有微弱的妖气在。”陈星从那股妖气中辨出这个蛇妖便是昨晚被他打晕的那个,居然没有死心,还埋伏在附近,想来她的同伙也在不远处,看来妖怪们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。今夜还是危机四伏,不得不防。

“蛇妖?”郝眉歪着脑袋,说道:“但她偷去又有何用?难道不知偃师与傀儡之间是有血祭相连的么?”

陈星虽也遇到过路过的偃师,但确实不知傀儡与偃师之间的联系,只是看着郝眉,稍稍摇头。

郝眉便解释到:“傀儡一旦做成,要由偃师以血祭器,方有活力。傀儡乃偃师外体,无论相隔多远,都是血脉相连,受到召唤,便会回应。若是傀儡受损,偃师能同时感应,修为也会受损。但傀儡第一使命就是保护偃师,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,要伤到偃师,必须先破傀儡。只有偃师身亡,血祭才会失效。”

陈星听到最后一句,心中一沉。那就意味着,若是有人一心要夺那黑晶,并为之所用,就必须先要郝眉的性命。

这时,郝眉终于站起身来,拉上了陈星的胳膊,说:“陈星陈星,我们到屋顶去吃吧!在这儿吃的话,我怕蛇又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这边杂物房里,猫妖正生气地训斥蛇妖:“你居然如此贸然行事!你还有伤在身,万一躲闪不及,小命都不保!”

“姐姐放心,我刚才是化成了原形出去,他们察觉不到的。我们几个躲在这运功疗伤,都饿了一天。我也是闻到了烤肉香,想弄点吃的回来。谁知一出去就遇到了那小子一个人坐在那里,就想着能不能下手。谁知那个厨子居然出现了,还好我钻得快,但我躲在墙缝里听到他俩的对话。姐姐,你可知道我听到了什么?”蛇妖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猫妖叹了口气,说:“还卖什么关子,有什么要紧的,赶紧说!”

蛇妖就把偃师与傀儡之间血祭之事一一道来,然后说:“姐姐,我觉得下次动手,我上最合适。”

猫妖沉思了一会,说:“你上确实最合适的,但也要等他出了镇子。等到夜深,我们都速速离开此地,但是我们要把你今天说听到的消息给放出去,让各路人马都知道。”

“姐姐这是为何呀?难道不怕别人抢先我们一步夺了黑晶?”狐妖插了一句。

“你懂什么?先是借刀杀人,然后螳螂捕蝉,我们黄雀在后。”猫妖冷笑着说。

郝眉让陈星端着肉先去屋顶,他回屋拿出了那壶猴子酒。待他到了屋顶,发现陈星已经把屋顶上的沙土打扫得干干净净,一大盘烤肉摆好了等着他。

“陈星,有好酒给你尝尝!”郝眉一屁股坐到陈星旁边,把酒壶递给了他。

陈星挑眉看了他一眼。

“真的是好酒,我一路都没舍得喝呢。这可是我千里迢迢从青城山带来的,我们掌门待客都用这酒呢。”

“青城山?”陈星接过酒壶,打开盖子,喝了一口。“好酒。”

“对啊对啊,我都忘了告诉你,我是青城派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啊?你知道?这么明显啊……而且,你也知道我是偃师了。”

“嗯。”陈星心想,全镇的人和妖都知道你是偃师了。于是又喝了一口。

“陈星,你好厉害啊,刚才那蛇妖差点被你抓到了吧。不过,抓到蛇妖没什么用,抓到蛇的话,倒是可以让你做成蛇羹。”

陈星听了差点把酒给喷出来,被呛得咳嗽不止。

“这酒不烈呀,你没事吧?”郝眉忙一手接过酒壶,一手帮他拍背。

陈星努力地平复下来,摇了摇头。于是,郝眉自己拿起酒壶喝了一口。陈星看着郝眉的喉结,随着吞咽而动,觉得自己喘不上气了。

郝眉抬头喝酒时,忽然发现夜色愈浓,星辰毕现,一道璀璨的银河横于苍穹之中。放下酒壶,也不低头,便说道:“陈星,你的爹娘是不是就是依着星辰给你取的名字呀?”

“嗯。”陈星看了看他,也抬头望向星空。

郝眉自顾自地说了起来:“我小时侯听我娘说,话说女娲补天后,砍了神龟的四个腿来支撑天穹,但撑于西北的那只腿略短了些,星星就掉到了这一边,故而有‘星沉西北’之说。我倒是今日才真正得见。”

两人一夜叙话,喝酒吃肉,直到更深露重,才想起回屋。这时陈星万分后悔忘了不该让郝眉多喝一事,因为此时郝眉整个人挂在他身上。他一路踉踉跄跄,半抱半拖地才把郝眉弄回了房间。正要把人放下,谁知郝眉忽然脚下一拌,往上他身上一倾,陈星只得一把抱紧了他,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。陈星被郝眉压在身下,还好床上有被褥枕头,也未磕到,但他此刻根本没有心情管痛不痛的问题。他手臂圈着郝眉的腰,喝醉的人不安分地在他身上乱蹭,双手抓上了他的衣服,还把头埋进他的颈窝,暖热的呼吸打在他脖子的皮肤上。陈星觉得自己全身都僵了,一点都动弹不得,他也喝了不少酒,怕自己一动,就会马上失控……过了好久,陈星狂躁的心跳终于渐渐地缓了下来,郝眉似乎也睡熟了。他试着把郝眉抓着他衣服的手指松开,抱着他慢慢地翻身,想把他平放到床上。可是,他将将起身,又被郝眉用手圈住了脖子。

“不要走。”郝眉眼都睁不开,只喃喃地说。

“我不走,你躺平了。”陈星轻声地哄着他。

“我不要,你躺平了。”郝眉搂得愈是紧了。

“这样太危险,我得出去……”陈星觉得现在要是有妖怪来,他也挣脱不掉郝眉。

“小黑,出来守夜。”郝眉话音刚落,只见黑晶傀儡自己爬出了小匣子,然后跳到了床下。郝眉又迷迷糊糊地念了个诀,结界的荧光就一下子亮了起来。

“你在结界里面,就不危险了……”说完郝眉就趴在陈星胸口睡着了。

陈星从不曾想到,他的人生会有这样的时候,又痛苦又幸福。不过既然他今晚出不了这个结界,那还不如抱着这个人,好好地睡上一觉。

评论(9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