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九 仙侠AU



两人飞出镇不到一个时辰,远眺见到一片绿洲,在阳光之下,绿洲中心的那湾清潭波光粼粼,在大漠之中格外显眼。飞近再看,那湾水光一如弯月镰刀,怪不得叫“月牙湾”。立秋已过,绿洲中的胡杨树开始绿有带黄,倒也是斑斓一片。

“扶紧些,我们下去了。”郝眉对陈星说,随后腰便被搂得更紧了。郝眉心想,幸好那人站在自己身后,看不到自己脸上的红晕。但他却没察觉烧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自己。

想是有点分心,快落地之时,郝眉没能控制力度,剑猛地扎了下去,陈星一下子就跌到了自己背上,两人一起摔下剑来,闷的一声滚进了沙中。陈星竟能在下落的瞬间,一手把郝眉整个人揽入自己怀中,一手护住郝眉的头,在空中一转,让自己的身体先着地。

还好离地不远,下方又都是细沙,两人除了滚了一身沙土,倒也没有什么大碍。一阵沙尘散去后,郝眉发现陈星用手臂紧紧地把自己圈起来,两人比今早挨得更近了……想到今早那番放纵的肖想,郝眉立马想挣脱这个尴尬的位置。陈星感觉他用力,便立刻松开,两人都坐了起来。陈星见郝眉反应如此之大,本有些悻悻,但两人对视了一眼,发现对方都灰头土脸的,都不禁笑了起来。

“走吧,去洗把脸。”陈星起身,指着不远处的月牙湾说。

郝眉向他所指之处看去,不禁心动。这月牙湾远看便是个绝美的绿洲,如今近看,碧水湾畔大片茂盛的胡杨倒映在平静的水面上,在炎炎的沙漠中,光是看着这处盎然,就让人心旷神怡。谁又能想到这一片美景却在十年前见证了一场血光之灾呢。如今美景仍在,却无人再敢靠近。

郝眉默默叹了一口气,收起佩剑,跟着陈星往水边走。沙地走起来使不上力,一深一浅,郝眉不甚习惯,却见陈星健步如飞,如履平地。好容易到水边,郝眉见水清澈见底,掬起一口便喝,果然清甜爽口,让他心中大悦。但看向陈星,却发现他神色倒是比往日更加凝重,眼中的思虑更甚,便没敢言语。两人拍掉身上沙土,洗脸净手,便坐到一棵胡杨树荫下休息。

“陈星,等会能不能帮我找棵胡杨树,树干上有掌门师父十年前刻的字……”

“是不是卓断水之墓?”

“啊?你怎么知道我师叔的名讳?莫非你来过这里?”

“嗯。”陈星。“我带你去。”

郝眉心想陈星胆子真大,居然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之处,他也敢来,而且还能在一大片林子中发现掌门刻的字。

后来,陈星将郝眉带到了一颗最大的胡杨树下,指向树干上用剑深深刻下的名字。

郝眉卸下行囊,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白烛纸钱,几样水果,把陈星带的酒罐也摆于树下,便郑重地跪了下去。

“卓师叔、柯元帅在上,青城派晚辈郝眉,今日受掌门之托,前来拜祭。”说完,肃然地磕了三个头。然后点了纸钱,打开酒罐,慢慢地洒与树根。那赤如鲜血的酒水渗入黄沙之中,一下子就吸干了。郝眉看着那燃起的纸钱,接着说:“卓师叔,青城山山高路远,十年来都虽无人能来,但全派上下,从来不忘,卓师父千里驰援,舍命救友,为我派大义。当年血案,虽未得破,如今青城派却已不同往日,掌门师父也曾发愿,有生之年,必追凶到底,待到真相大白之日,弟子定会再来祭拜,以慰您的在天之灵。”这时,郝眉想起了掌门给的那块玄铁,便用手在树下挖出了个坑,然后把红绳摘了下来,玄铁还带着他的体温便被他埋了进入。随后又磕了一个头。陈星一直看着他跪到纸钱燃尽,灰烬随风而散才站起身来。起身后,郝眉心中泛起一腔悲怆,想起当年柯元帅一家被困魔障之中,卓师叔破障而亡,没有一个幸存者,才使得这桩惨事成了悬案。哪怕有一点线索,也不至于这么多年调查无果。

陈星见郝眉一脸沉重,又弄了一身的尘土都顾不得,于是发话: “你见过他们吗?你的卓师叔,还有柯元帅。”

郝眉摇摇头,说:“不曾见过。我入青城派时,卓师叔已经罹难。至于柯元帅,我爹爹倒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陈星眯着眼睛说:“噢?”

郝眉挠挠头,有点好不意思地说起了爹爹与柯将军的渊缘。

当年郝老爷生意还未做大,为了拓展生意,在郝夫人身怀六甲之时,还亲自带领商队前往西域贸易。谁知,回程途中遇到了劫道的马贼。正在危急之际,恰遇柯元帅恰好率部巡视商道。彼时的柯元帅还不是元帅,只是名指挥使,便出手相助,把马贼打得落花留水。

是夜,郝老爷为了感谢其救命之恩,便宴请柯指挥使与其部下。宴上两人相聊甚欢,千杯恨少。郝老爷见柯指挥使帐中有一个五岁小儿,小小年纪,浓眉大眼,英气十足,甚是老成。郝老爷一问才知是柯指挥使的独子,单名一个欧字。

郝老爷越看越喜欢:“柯指挥使,令郎长真是像极了您,以后必定也是将帅之材。”

柯指挥使哈哈大笑:“承蒙贤弟吉言。不知道贤弟是否有子嗣?”

郝老爷说道:“内人如今即将临盆,所以我才要一路兼程,十月底前得赶回家中。”

柯指挥使回道:“恭喜贤弟!”

郝老爷一说起孩子,也是满心欢喜:“内人在怀胎之时,梦到峨眉山金光,因此说必定是个女孩,便取好了单名一个‘眉’字。若是真是女孩,但愿长得像她娘亲,千万可别长得像我!”

“郝眉,好名字,一听就是美人胚子!”两人开怀大笑,继续推杯换盏。

最后酒到酣处,也不知是谁先提起的,柯家与郝家就结下一门娃娃亲。

但酒终人散,郝老爷上路回乡,生意越加兴旺,后成天下首富;而柯指挥使也四处征战,立下累累军功,一路擢至元帅。本来谁也都没把酒后定下的娃娃亲当真,待到郝眉出生,是一男儿身,郝老爷就说了一句“可惜柯家这门亲家了”。况且扬州与关外相隔千里,柯指挥使也无暇惦记郝家到底生了儿子还是女儿。郝眉得知此事,还是爹爹在忆及其闯荡西北,路遇马贼时提及的。

“十年前,送我上青城山时,爹爹从掌门那里听说了柯家遇难一事,为此还唏嘘了许久。所以,柯元帅是我爹的救命恩人,就是我郝家的大恩人,我自然是敬重感激的。今日能为他一家祭拜,也算是我报恩了。”

陈星听完心里翻江倒海。从甫一听到“郝眉”二字起,陈年往事就涌上心头。他怎么会忘记,从他五岁起,父亲帐下的部将就一直跟他提及他未来的娘子、扬州第一美女之后——郝家的千金大小姐。虽然听到这些,他从来都是面无表情,从不回应,但在心中这个名字已深深留下了印记。十年前那个他永生难忘之夜,父亲、母亲和随行的边将们围坐在篝火旁,无聊之际又拿此事来调笑他,说待他及冠,便可八抬大轿把郝家的千金娶到西北来陪他守关。他离火坐得远远的,生怕有人看到了他烧红的耳朵。当时他想着:“还有六年。”

在那夜之后无数个寒冷刺骨的夜晚,柯欧总会梦到繁花似锦的三月扬州,有一个许诺陪伴他一生的人。谁知,十年过去了,他人生剧变,从柯少帅变成陈烧菜,但那人却真的到了他的身边,却从富家千金变成了翩翩少年。


台风天被困家中的作者很怨念,憋着这么久,下一章终于要放大招了,biubiubiu!
就怕没人看…

评论(26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