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十一 仙侠AU

十一

水中两人吓了一大跳,立刻睁开眼睛,看向岸边,陈星即刻转身把郝眉挡在身后。只见沙地之中爬出了成千上百赤色的蝎子,密密麻麻地爬在结界周边,不少已经爬上了结界。黑晶傀儡在蝎子进犯之时就发出了警报,声音尖锐刺耳,蝎子却毫无退缩,义无反顾地爬上结界,顷刻间结界上都布满了蝎子,结界的荧光竟渐渐暗了下去。

郝眉冷笑一声:“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,竟想吸掉结界的力量。第一次带小黑出门,也是长见识了。”陈星心知蝎子怕水,两人在水里倒更安全,但这结界若破,他们也不可能不上岸,他的刀便在结界内,这时也唤不出来……这时,只见郝眉抬手掐指,念诀翻掌,黑晶忽而射出万道白光,结界猛地一震,将覆在上面的蝎子震飞。未爬上结界的蝎子也在强光之下纷纷钻回了沙中。

“快上岸,它们很快又会出来的!”郝眉拉上陈星,两人便大步涉水上岸。甫一到岸,郝眉边走边收了结界,两人拿起衣服,迅速地先套上裤子。这时,脚下沙土翻动,黄沙之间又蹿出了无数蝎子。

“不好!它们卷土重来来了。”郝眉眼疾手快,又设下了结界,将两人罩住。但结界里面已经钻进了好几只蝎子,两人顾不上衣冠不整,郝眉拔剑,冲着蝎子刺去,陈星也用脚一阵踩踏,才解决了结界内的麻烦。抬头一看,结界外又爬满了蝎子,这次数量比刚才还多,竟能把结界外的光都遮住了,一丝亮都不透。

郝眉不由眉头一皱,黑晶需要折射日光方能发挥威力,这下被层层的蝎子弄得遮天蔽日,结界的能量也会很快被尽数吸收掉的。

陈星注意到结界的荧光在不断变弱,便问:“还能撑多久?”

“撑不了多久了。它们有备而来……”郝眉看向陈星,觉得自己连累到他了。

“先把衣服穿上吧。”陈星弯腰捡起两人衣物。

两人麻利地收拾妥当,这时结界已近崩溃边缘。

陈星保持着警惕,悄悄地把刀背在身后,待着结界一塌就拔刀出鞘,心中想着:既然别无选择,也只能暴露身份了。此刻他觉得自己心中有一丝希望,想让郝眉知道真相。

而郝眉虽然担心会伤及陈星,但收拾这些小蝎子,还是不在话下的。而且今天他终于有机会打开匣子了……

这时,陈星看向他,说:“你闭上眼睛。”

“啊?现在怎么能闭眼睛呢?你想干什么呀?”说完,郝眉的脸马上就红了,心中慌乱,莫非这种关头,还要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情……

“相信我,闭上眼睛。”陈星似笑非笑地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郝眉话没说完,陈星一手拉过他,将郝眉的脸压到了自己胸膛上。郝眉猝不及防地跌进了他的怀里,眼前一黑。只觉得被陈星带着自己猛地转了一周,眼角被一道强烈的银光闪到,眼睛被刺得生疼。陈星这才缓缓松开了按着他的手,他缓了片刻才敢开眼。朦胧之际,见到地上铺着一圈密密麻麻的蝎子,却一动不动,毫无生气了。他大吃一惊,猛地睁大眼睛看向陈星,这时陈星已收刀入鞘,还在警觉地观察周边。

“这……你刚才,可是用刀光扫掉了蝎子吗?”

“嗯。”陈星并不看他,继续面无表情地查看四周。

“你……”光用刀光便灭这些蝎子,而且没有一只蝎子掉到了两人身上,可见出刀之快,杀气之烈。

“小心!”陈星又挡到了郝眉身前。郝眉顿时觉得脚下不稳,黄沙如流水般从脚底抽走。两人前方约一箭之地,沙中立起了巨型的蝎子尾巴,下面的黄沙不断翻滚,顷刻间一只比一人还高的蝎子便爬了出来,朝着他俩冲了过

“还来了个大家伙。想要小爷黑晶傀儡啊,来啊来啊,今日小爷倒是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!”郝眉一步迈到了陈星前面,眨眼间把匣子打开,念诀起势,收起了黑晶傀儡,祭出了麒麟臂与玄铁偃甲。麒麟臂覆上其左臂,偃甲在空中展开,竟有一丈之高,一时间气贯长虹,有如铜墙铁壁。饶是陈星,乍一见如此巨物,也是一震。

但那蝎子精竟未放缓,急急进犯,直指郝眉。

“陈星,帮我御后。”偃师大喊一声后,不做犹豫,舞起麒麟臂,操控偃甲迎上了蝎子精。蝎子不及躲闪,生生撞上了玄铁偃甲,只听“铛”的一声巨响,蝎子竟被撞翻。郝眉乘胜出击,挥起铁拳直捣其腹,蝎子因要害吃疼,不断挣扎躲闪,用尾巴拦住偃甲。郝眉顺势抓住其尾,转腕一甩,把蝎子重重地拍到了沙地上,扬起了一片浓尘。郝眉一时看不清沙尘底下,只察觉脚下沙土又有异动,知是那妖孽要遁地而逃。

“想跑,没这么容易!”郝眉操控偃甲之臂插入沙中,一把捞出了慌张逃窜的蝎子精,抬到空中,麒麟臂一收,竟将蝎子撕成了两半,片刻间蓝血喷出,溅到在黄沙之上。郝眉这才让偃甲将蝎子精的尸身扔入沙中,念诀收兵。陈星见郝眉这般速战速决,自己倒在一旁看了热闹,心中百感交集,不过妖怪们这次居然闹出了如此大的阵仗,出的都是杀招,看来这黑晶还是太过招摇了。

郝眉收好偃甲麒麟臂,才松下一口气。刚才一阵打斗,又弄得满头大汗,一身尘土了。但是看了看陈星,他决计不敢再去洗澡了,只能长叹一口气。

“怎么了?”陈星见他叹气,便上前问道。

“没什么……我又弄脏了,想去洗把脸。”郝眉忙回到。

陈星点头,说:“此地不宜久留。洗完赶紧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郝眉走到水边,便蹲了下去,陈星站在他身后,警惕地看着后方。郝眉方才收拾那蝎子精,活动活动了筋骨,眼下又渴又累,便先掬了一口水喝。正在他低头之时,水中忽然蹿出了潜伏已久的蛇精,一口咬上了他的左前臂。

“啊!”郝眉感到手臂上一阵剧痛,向后一倒,差点晕厥过去。

陈星猛地转过身来一看,只见一条蛇咬在郝眉臂上。他立刻手起刀落,把蛇给斩了。谁知,蛇身断成了两截,蛇头却扔不松口。郝眉此时全身抽搐,陈星按住他的左臂,咬了咬牙,挥刀削掉半截蛇头,这才松开紧咬的蛇口。陈星一见手臂上两个深深的血窟窿,便知不妙。正要低头去吸出蛇毒,被郝眉阻止了。

“不要吸……你若吸了,也会中毒的。”郝眉忍痛说道。

“不行,不吸出来,不到两个时辰你便会毒发身亡的。”

“你先用布条给我系上,我带了药在客栈里。”

“事到如今,你要如何御剑?两个时辰内,我们回不到客栈!”

“那你也不能吸……要死,死我一个便是了……”

“不行!你不能死!”陈星顿时红了眼。但郝眉说什么都不许他。他只得从身上撕下布条,先把郝眉手臂扎上。陈星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只想着郝眉不能死,谁死他都不能死。

忽然,他脑海中有了一丝清明。

“告诉我剑诀,我来御剑。”

“你不懂青城派心法……知道剑诀也无法御剑……”郝眉这时觉得痛感渐渐散去,随之而来的却是阵阵的恶心和眩晕。

“相信我,告诉我剑诀。”陈星捧起郝眉的脸,坚定地说。

郝眉看着陈星才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点依靠,于是强打起精神,背出了剑诀。

陈星听完记下,慢慢地把郝眉放平在地上,拔出郝眉的佩剑,深吸了一口气,默念剑诀。

只见那剑竟颤颤地飞了起来,陈星握了一下拳头,抱起郝眉上剑,让他靠在自己怀中,一手紧扣着他的腰,另一只手控制方向。开始剑有些不稳,两人险些掉下去。陈星咬牙逼自己定了定神,专心御剑。但还是感觉怀中之人体温越来越低,陈星的心也越来越凉。

陈星不记得自己到底怎么在一个时辰内飞回了客栈的后院。那时郝眉已经不省人事了,呼吸也越来越浅。陈星匆匆把他抱上楼,一脚踹开了房门,小心翼翼地将人平放在床上。转身边去翻郝眉的行李,靠着药味找出了一个小袋。袋子虽小,里面却放了不少药丸药粉。陈星焦急地翻看上面的字。终于看到一包药粉上写着“百毒解”,旁边还有“外敷内用”四个小字,便知无误。将药粉一半洒于伤口上,另一半倒入杯中,用水化开,想要撬开郝眉的嘴把药灌下去,但不想郝眉在昏迷中死死地咬着牙关,不肯开口。陈星两眼一沉,手指轻轻地捏住郝眉的鼻子,低头下去吸起那人的双唇,把舌头伸了进去,在那人牙关上缓缓打转。不一会,郝眉渐渐无意识地松开了牙关。陈星马上把药先含在自己口中,慢慢度给郝眉,并用嘴封着,用舌头顶开郝眉的牙关,待药慢慢被咽下才松开。喂了好几口,才把药全部喂完。陈星口中甚是苦涩,舌头也麻了。看着郝眉苍白的脸色,他竟然再无他法,只能听天由命。他坐在床边,垂着头,只能苦笑:为什么连他都要被自己连累到?

评论(9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