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十四 仙侠AU

十四 上

郝眉觉得自己陷入一片混沌之中,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都听不到,他努力地想跑,却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力气。这时,他闻到一阵淡淡血腥味,让他十分恶心。血腥味越来越浓,刺入他的鼻腔,他的胃中翻江倒海,痛苦让他挣扎出了那片混沌,猛地坐了起来。醒来之后,他头昏脑涨,全身无力,两眼模糊。一下子起身的剧烈动作竟让他气喘吁吁。待他平静下来,环视周围,发现自己回到客栈自己的房间里,往窗外看去时,竟看到有一层荧蓝的结界笼罩着他。当他往下看时,他才发现那股血腥之气的来源——陈星倒在他的床边,手里握的刀上沾满了黑血。

“陈星!”郝眉不管不顾地要爬下床,但手脚无力,他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,只能向陈星爬过去。

“陈星,你醒醒……”他终于爬到了陈星身旁,伸手扶上他的胸膛。手上的触觉让郝眉全身一怔,收手回来一看,掌上沾满了血迹,但陈星的黑衣上,一点都看不出啦。郝眉觉得自己全身开始发抖,他一个劲地告诉自己,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,艰难地抬起颤动的手,去探陈星的鼻息。直到温热的呼吸打了他手的皮肤上,他的眼泪才夺眶而出。他吃力地伏到陈星的身上,把脸贴到陈星的胸前。心脏平稳的跳动声让他渐渐心安,但他还是泪流不止,因为他没有办法想象如果陈星真的停止了呼吸,他会怎么样。

“不要哭……”这时郝眉听到陈星沙哑无力的声音从胸腔传进他的耳膜,他抬头对上了陈星的眼。陈星见他还是泪流满面,抬手轻轻地替他擦拭脸颊上的泪痕。郝眉抓住他的手,覆在自己的脸颊上,用留住那份手心的温暖。

“我没事的,你莫要哭了。”陈星淡淡一笑,看着郝眉说,眼中尽是柔情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,你怎么全身是血躺在地上,我刚才还以为……”郝眉将将收住了眼泪,但还是觉得哽咽。

“不是我的血……我只是有点累了。”

郝眉这才意识到,两人还躺在冰冷的地上。

“陈星,你还有力气起来吗?到床上去躺着吧。”

“我衣服上都溅了血,太脏了。”

“那便脱了吧。”郝眉挺起身来,这才放开陈星的手,伸手去解他的衣带。虽然昨日在月牙湾,该看过的都看过了,不该看的也都看过了,印象格外的清晰深刻,待看到陈星裸露出来的胸膛时,郝眉还是不由得红了脸,只得手上小心翼翼,不去碰那人的肌肤。解到外裤的腰带时,郝眉觉得自己的脸烫极了。

陈星也不言语,配合着郝眉的动作,盯着他那躲闪的眼神看。郝眉总算是把陈星被弄脏的外衣都解下来了,正愁怎么把人弄到床上去。陈星拉住他双手,圈在自己的脖子上,一起身,便把郝眉横抱了起来,低下头在他耳边说:“抱你上床的力气还是有的。”

郝眉一听,羞得把头埋进了陈星的颈窝。陈星轻轻地把郝眉放在床上,自己也躺到了他身旁,拉好被子给两人盖上。郝眉侧躺过来,面对着陈星,心中有无数的问题,却都问不出口,此刻他只想就这样和陈星一起躺着。陈星侧过来,也看着他,并无言语,两人好像心里有灵犀。许是陈星的目光太过炽烈,郝眉觉得自己要被灼伤了。他慢慢挪近陈星,把脸贴上陈星宽厚的胸膛,去听他的心跳。陈星用手搂住他,两人之间亲密无间。

“你可好些了?”陈星柔声地问。

“嗯。”郝眉觉得自己很喜欢感受陈星胸腔的振动。“还是有点累……”

“那再睡会吧。”陈星低头吻了一下郝眉的额头。

郝眉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似,但现在他躺在陈星的温暖的怀抱里,倦意上来,他什么都记不起来。


沉迷于腐漫的作者:这周过得太堕落了,所以这章有点水,不过好歹是糖水!下章会多写一点的!

评论(16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