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 Fei

青城一笑,手可摘星 仙侠架空 十五

停更了这么久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了…但只要有一个人看,我也要把坑给填了!

十五

郝眉再醒来时,感觉有些恍惚,睁开眼,看到陌生的屋顶,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。只不过是离开青城山短短几日,为何觉得关于那里的记忆已格外遥远。每当天刚蒙蒙亮,他和师兄弟们就要起床练功。青城山的早上总是格外凉爽湿润,深吸几口山间的空气,就能让人精神起来。他总和大家没心没肺地打打闹闹,偶尔胡闹过头了,也只不过被掌门和师父训斥几句,面壁思过半晌便没事了。家里爹娘平时老给自己捎东西,每年过年回家,都恨不得时时把他捧在手心里。

可如今这些却似前尘往事。但他却一点都不害怕,因为身边躺着那个人,身上真真切切感受到那人的温度,闻着那人独有的味道,让他觉得分外安心。郝眉小心翼翼地侧过身去,看向沉睡中的陈星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自己到底是不是做了一个长长的绮梦,而梦中之人可以如此星目剑眉,俊朗如玉。虽然郝眉不知道他中毒昏迷后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从陈星一身血腥,一脸倦容,加上这几日发生的种种,他也能猜到陈星定是经历了一场恶战。他只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和他并肩作战,心疼陈星在睡梦中还紧锁的眉头。

他有无数的问题憋在肚子里,但让他最忐忑的,却只有一个问题。那夜饮醉后的同床共枕,那刻水中的肌肤相亲,那种他以为要失去陈星的绝望,那些无端的脸红心跳和欲说还休的眼神,他觉得无比的确定,但有无比的担心:陈星和自己想要的,是不是一样的?

想是感觉到了郝眉的动静,柯欧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郝眉避闪不及的炙热眼神。柯欧心头一热,轻轻伸手,挑起了郝眉的下巴,让他看向自己。郝眉不知所措地垂下了眼,却无处可逃。

“身上的伤,还难受吗?”只听柯欧柔声问到,听得郝眉心里一颤。

“没什么大碍了。要是寻常蛇毒,大师兄的药是不再话下。只是这毒带了妖气,伤了些元气,身上没什么劲……”郝眉喃喃地说,眼神还是飘忽不定。

还没等他说完,一双温热的唇就覆上去,封住了他下面的话。他睁大眼睛楞了一下,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心有灵犀,于是闭上眼睛,双手圈上了柯欧的脖子,生涩而用心地去回应柯欧的吻。柯欧一下下地轻吻他的嘴角,像羽毛一样挠得郝眉心痒不已,发出难耐的呻吟。陈星把那两片薄唇的每个角落都研磨过后,轻轻咬起郝眉湿润的下唇,轻微的痛感让他微微地张开了嘴。陈星趁机叼住他小巧的舌头,两人便开始了更深入的唇齿相交,如胶似漆。过于急切的吻让两人都喘不上气来,才不得不分开。

郝眉被吻得满脸通红,嘴唇微肿,气息不匀,柯欧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在怀里人身上留下的痕迹,笑意满满地看着他,忍不住低头又亲了一下他的鼻尖。郝眉被偷袭,又羞又恼,拉过柯欧的衣领,对着他轻笑的嘴亲了回去,两个人便在床上撕闹起来。情欲难耐,两人越来越躁动,柯欧觉得郝眉的手脚真是太不安分了,自己顾及他身上带伤,尚且只是捧着他脸或搂着他的腰,但带伤的人反而想要跟多的肌肤相亲,手往自己衣领里伸,腿还缠上了自己,让下身贴得更近……柯欧一个翻身,便把郝眉压到身下,按住那人不安分的手脚,轻叹了口气,说:“你身上还有伤……你再躺会,我先做饭去。”郝眉一下被压住了,动弹不得,只能鼓着腮帮子说:“我不要吃饭!”可是偏偏这时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。郝眉翻了个白眼的功夫,压在身上的人就下了床,郝眉发誓他听到了笑声。外衣外裤上都是血污,但柯欧能换洗的衣物都在他后厨边上的小屋里,于是也不得不先穿上脏衣服。收拾妥当,他转头去看躲进了被窝里生闷气的那人,把被子往下拉了拉,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,对他说:“别憋坏了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只听郝眉背着他“哼”的一声,权当是听见了。

柯欧走出了房间,刚扣上门,脸上的笑容就黯淡了。门外的走廊上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,昨夜的混战,他杀红了眼,也记不清到底斩了多少妖怪。此时已过晌午,妖怪的尸身都被同伙或是店老板收拾干净了,伙计们正在边埋怨边清理血迹和破烂家具,看到陈星出现,一个个马上都噤声不语,怯怯地看着他。

柯欧昨晚并未蒙面,他的身份——至少黑衣刀客的身份——是瞒不住了。店里的伙计都知道了,那这四面八方的妖怪,又岂能不知?这下新仇旧恨,怕是要都要一起算了。而郝眉,不能留在这里。刚才的冲动,是他第一次,估计也只能是最后一次了。

柯欧没有在意他人的眼色,径直下了楼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便给郝眉做了顿清淡的午饭。

郝眉一个人在屋里生闷气,好容易开了荤,嘴边的肥肉还没尝够滋味,居然就迈着长腿跑掉了!还说去给自己做饭,谁要吃饭,人家要吃大肥肉!要不是自己受伤了,肯定要用傀儡把肥肉压在床上,让自己为所欲为,一次吃个够!

待柯欧推门送饭进来,郝眉还沉浸在对大肥肉的肖想之中,偷看了一眼送来的居然也是清汤寡水的,心里更是不爽,于是窝进被子里,不肯起来。柯欧望向床上的那一团,知道郝眉不高兴了,很是无奈,放下饭菜,拿起屋里的巾子,湿了水,坐到了床边,伸手挖出了被子里的人儿。郝眉堵着嘴不看他,脸被打湿的巾子碰到时,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“有点凉,你且忍忍。” 柯欧柔声地哄到。

忍忍忍,我才不要忍呢!郝眉内心在咆哮,但还是乖乖地任柯欧摆布。被凉水擦拭了一番,郝眉确实觉得清爽了许多,中毒后那种恶心稍稍褪去了,饥饿感也随之而来。看着柯欧转身去挂巾子的背影,郝眉打算这块肉反正跑不掉,可以稍后再吃,自己得先补充点体力再说,于是靠着床头坐了起来。柯欧端着碗过来了,看郝眉自己起来了,嘴也不嘟了,不禁觉得好笑,但没说话,坐在床沿上,一口一口地把粥吹凉了喂给郝眉。郝眉吃了大半碗,觉得胃里暖暖的,热量慢慢地散到了全身。他搭上柯欧给他喂粥的手,本来想说他不吃了,忽然发现陈星的手好凉,一定都不像平时的温热,才意识到陈星自己一定都没吃东西,心里忽然一阵内疚。

“那什么……我吃饱了,你赶紧也吃点吧。”他握紧了柯欧的手。

“嗯。”柯欧让他握了好一会,等手被握热了,郝眉才放开了。

柯欧很快地吃完了剩下的粥,把碗筷端了下去。吃饱喝足,郝眉这时才完全清醒过来,注意到了地上的刀。玄铁所铸,刀锋凌厉,虽然带血,却不掩寒光。陈星就是掌柜之前所说的黑衣刀客,这点郝眉确信不疑,陈星几次出刀,锋芒毕露。但是黑衣刀客又是谁?陈星真实的身份到底是什么?再细看刀的制式,正是师傅制刀惯用的。郝眉又联想起他昏迷之时,陈星问了他御剑的剑诀,后来到底怎么回的客栈,他不得而知,但他既然没有毒发身亡,若非御剑,怎么可能来得及呢?既能御剑,定是习了青城派独门心法,那么陈星也是青城派的弟子?
郝眉把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地理顺后,心里安然了许多。他从来不怀疑陈星,但也明白自己对陈星的感情,不希望自己是一厢情愿,但桩桩件件都指向一个事实。天意悠悠,机缘造化——还好是你。

柯欧回来,看到郝眉看着地上的剑,一脸沉思,正想开口,郝眉却先说了话:“陈星,你能过来吗?我有话问你。”

柯欧顿了一下,依言过去,坐回了床边,看着郝眉坚定的眼神,原想着解释,却被郝眉问的话吓到。

“陈星,你可是柯元帅之子?”

柯欧知道郝眉虽然看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却是个聪明非常之人。但这一问还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他最大的秘密居然就这样被一眼看破了

郝眉看着柯欧难得的惊讶神色,心里小小得意,由不由得心疼,没受伤的手覆上了他的脸颊,认真地说到:“陈星,其实无论你是谁,我都不在乎。只是,你身负重任,我想帮你,整个青城派都可以帮你。”

柯欧一时之间,百感交集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如释重负,他苦苦隐瞒多年,无人可说,无人可道,心中郁积,这一刻都倾流而出。当他知晓郝眉身份,就想把真相都统统告诉郝眉,但他这么天真,这么简单,自己又怎么能把他拉进自己的血海深仇之中?但是,郝眉又如此聪慧过人,自己看破了他层层的伪装,直抵心灵,又让自己如何放手呢?

评论(25)

热度(43)